今日訊號不良

頁面背景來源 : Yun自由照片素材集

鏡中的惡魔

「愛絲特、愛絲特!」


「這麼快就身體就好了?」


「多虧了愛絲特啊!」


「我才什麼都沒有做呢。」


完全看不出來前幾天從森林回來大病一場,那孩子現在活蹦亂跳的。


「不是愛絲特我可能就回不了家了呢,真奇怪,那天雪其實明明沒有很大啊我怎麼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呢?......」


男孩歪著頭看著她,似乎是希望她能回答他的疑問。

愛絲特忙著手上的事情,不是很想搭理這個干擾她作業的不速之客,敷衍地回應著。


「我可是解決疑難雜症的高手呢。」


「欸~對了!聽說最近有奇怪的傳聞呢。」


「什麼傳聞?」


男孩摸出一張羊皮紙。


「好像有午夜十二點對著鏡子....

獨步春人設

十九歲


個性:

沒耐性,倔強好強不服輸,自傲但不浮誇,討厭居於下風的感覺,但對於出風頭倒是沒很興趣。

不會的東西會努力去學,對沒興趣的東西會只有三分鐘熱度。

對於嬌美閑雅的女性有憧憬但不會想變成一模一樣。

喜歡的顏色是紅,淺蔥和群青。


生平:

父親是富貴人家聘請的樂師,和該家主是同窗舊識,九韶自小和少爺小姐們混居長大,故言行得體能識字,能棋琴書畫但不甚精通。

年紀稍長後,於劍術上略有所得及大宅外的世界感到興趣。

後加入錦淵鏢局。


外貌:黑髮黑眼,有配戴小飾品的習慣,看心情更換。


慣用武器:配戴雙劍,出外時固定在腰左側


人際關係:

長孫臨-CP...

這個聖誕夜不需要奇蹟。

這個聖誕夜不需要奇蹟.....

那些最終能夠傳達的話語,已經就如同魔法一樣。


芍藥懶洋洋的靠在沙發上,她的同居人去機車行拿他有些久沒使用而發動有些問題的重機還沒回來,室內只有很輕的鐘擺晃動聲,和她哼著的輕快歌曲,慵懶地躺在沙發用PXV消磨著時間。

這陣子的芍藥心情顯得特別好,不為什麼,就是羅倫斯去英國半年以上,這陣子回來了。

不過比起她,更欣喜若狂的應該是雜誌和媒體,羅倫斯沒幾天休息就被抓去公司談一些新通告了。

她自己也相當忙碌,沒工作的閒暇不一定碰的到羅倫斯,但是已經沒了剛交往時容易欺來的不安和焦躁,覺得等待有時候也是件值得抱著愉快的心情去看待的事。


---會讓她看到對方...

終末的森林(1)

那天愛絲特還以為,只是那蠢孩子在森林裡面可能被甚麼捉弄了,或是看到什麼流連不返,飄著雪的天氣讓她有點擔憂,但知道這地帶的氣候其實一向溫和,很少有劇烈的變化,不過在她稍微深入森林後很快就發現事情沒這麼簡單。


當天她一撿起了那個被遺落在樹根旁的香草袋子,風雪挾雜尖銳如同金屬撞擊的聲音帶著驚人的氣勢朝她襲擊過來,她只用斗篷掩了掩臉,那陣詭異的風很快地就掠過消失了,她放下手看下自己,一身冰粒和塵土,倒是沒其他損傷。


「這是警告......吧?老師你怎麼什麼都沒說。」


她寫下咒文的手提燈依舊明晃晃的燃著火光,皺著眉頭舉高了些提燈,卻不是為了看清前方。


「我也不過就是個暫居於此的過...

冬霰節(2)

在大嬸意圖跟她討論有蕾絲邊和緞帶的洋裝,或者還有附近幾個適婚年齡的男孩之前,愛絲特看著天色就想打斷這個話題。

「可能要下雪了,我該在那之前回去。」

大嬸看了看窗外,也覺得她是該早點回家,多塞給她幾個東西後,送她出門口後就轉頭匆匆去準備晚餐了。

沿著森林邊的小路,捧著那堆大嬸給的乾糧,她想,應該是自己看起來獨來獨往的,所以才老讓熱心的年長者們照顧。是不到令她討厭的程度,更不如說她對這個毫無惡意、純粹的古道熱腸的人們沒轍。可不是覺得自己需要受到這些照顧!不過這讓她騰出許多時間泡在圖書館查閱資料,在左鄰右舍的保證下,出入修道院或者集會都不會有人對她這個外地人說三道四。

至於大嬸提到的冬霰節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