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i訊號不良

灣家人,有事請私信(,,・ω・,,)
背景來源 : bingwallpaper.com

這個聖誕夜不需要奇蹟。

這個聖誕夜不需要奇蹟.....

那些最終能夠傳達的話語,已經就如同魔法一樣。


芍藥懶洋洋的靠在沙發上,她的同居人去機車行拿他有些久沒使用而發動有些問題的重機還沒回來,室內只有很輕的鐘擺晃動聲,和她哼著的輕快歌曲,慵懶地躺在沙發用PXV消磨著時間。

這陣子的芍藥心情顯得特別好,不為什麼,就是羅倫斯去英國半年以上,這陣子回來了。

不過比起她,更欣喜若狂的應該是雜誌和媒體,羅倫斯沒幾天休息就被抓去公司談一些新通告了。

她自己也相當忙碌,沒工作的閒暇不一定碰的到羅倫斯,但是已經沒了剛交往時容易欺來的不安和焦躁,覺得等待有時候也是件值得抱著愉快的心情去看待的事。


---會讓她看到對方的時候特別開心。


聽到機車的馬達聲停下,玄關的腳步聲和鑰匙的轉動聲,她的嘴邊掛起一個連自己都沒發現的微笑,拋下了手中的遊戲機去迎接對方。

羅倫斯抱著一束花,看到她的時候輕輕笑了,一貫的溫柔沈靜。

神情比起往常多了一份若有所思,在芍藥還沒冒出任何疑問前,他放下了那束花,摟住了芍藥親暱的跟她寒暄了會。


「在玩什麼?」

「在玩噬神者,那花是?」

「路過花店就被塞了一把,我想去看夜景,去嗎?」

「好啊。」


羅倫斯看著芍藥,停頓了一下。

芍藥在室內只穿著T-shirt和短褲,這幾天寒流剛過比較溫暖,但入夜還是涼的很。


「外面挺冷的,多穿幾件。」


芍藥點點頭去房間找衣服來穿,沒一會兒又回到客廳。

奶褐色軟呢連帽外套,綴著可愛的棉球裝飾,內襯應該有刷毛。

可下半身還是那件短褲,想想外面的氣溫,他定眼看了看那雙雪白的大腿,幾秒之後羅倫斯決定隨她去,反正自己穿的是連身羽絨外套,真的喊冷脫自己的給她就好。

不過稍晚當他在市區在走進便利商店的時候,羅倫斯很乾脆的點了兩杯熱可可,完全沒有給芍藥選的意思。也順手買了幾個暖暖包,結完帳就往在鄰近的店家前面走去。

不遠處芍藥正看著玻璃櫥窗裡面的商品,成串的窗簾燈圍繞著雪白的白紗,滾落一地的禮物盒和精巧聖誕裝飾,假作雪地的白紗上,刺繡的絲線反射了光芒,如夢似幻。

儘管覺得芍藥看的眼神亮晶晶的樣子傻氣的很可愛,還是戳了戳芍藥把飲料遞給她,熱呼呼的正好暖手,她開心地接了過來。

其實並沒有冷到的令人難受,不過可可的絲絲甜味嘗起來令人幸福萬分,芍藥用唇抵著杯緣,雙手捧著飲料杯,瞇著眼睛小口的啜飲著。 

今天是平安夜,街上著濃郁的節慶氣氛,一整排纏著金色的小燈泡的矮樹一直到街道盡頭,鬧區來往的人很多,時間已經很晚了仍然有著歡騰的氣氛,還在外頭的人大概各自都有活動,難得他們兩個俊男美女外加一台重機車也沒受到多少注目。

他們站著的這排店家已經關了,只是櫥窗仍亮著,附近也有幾個在旁邊等人的年輕人,拿著兩杯飲料靠著牆的兩人,看起來就是在等待遲到的朋友一樣。


羅倫斯輕笑著看著芍藥握著飲料杯的模樣。


「暖了嗎?」

「我想起來,去年我們拍了個飲品的廣告。」

「我記得不是這個牌子吧?」

「嗯,不是啊。只是......」

「I've never the day we met.」


羅倫斯拿自己手上那杯飲料碰了碰芍藥的,低下頭低低的說。

芍藥眨了眨眼,也回了。


「The winter when I met you.」


她用微仰的角度看著對方,額頭輕靠著羅倫斯的,但因為不好意思馬上就微紅著臉退開一點。


「我們也真的是在冬天的時候第一次見面......那個哭著唱歌的小女孩現在怎樣了呢?」

「唔,別提那個嘛......!」


羅倫斯瞇細了眼睛笑著,被他盯著看的芍藥看起來超級不好意思的輕推了對方一把。


在往山上的路上,騎著機車的羅倫斯聽到後座的芍藥哼著那首曲子。


泣いちゃだめ

泣いちゃだめ

でもホントは言いたいよ 

「いかないで」


只是這次是,和緩的、追念般的歌聲。


隨著離市區越來越遠,越來越深的夜晚,遠方的燈光像是撒了滿地的碎鑽,閃耀的令人失神。

這邊山上的眺望台芍藥來過幾次,羅倫斯總是在她心情不好的時候帶她來這邊,在這裡即使只是兩人安靜地吹著風,也能讓她的心情平靜很多。

也知道,羅倫斯會在想事情的時候一個人在這裡,他說這邊晚上的夜風特別讓人清醒。

羅倫斯摟著芍藥,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起來,不外乎是在這一年英國做了什麼,又或者詢問芍藥生活上面的細節。


在英國那段日子,一直都有和芍藥有聯絡,但是有很多事情覺得在電話裡說不清。

畢竟是為了親人的喪事,感傷是比懷念多了很多很多,但都被手邊的諸多瑣事沖淡了,最掛念還是這個記憶裡晶瑩剔透的女孩。


不是擔心而僅僅是念想著。


那種感覺最強烈的時候,是和姐姐收拾舊房間的時候,少婦拿著一些舊物事,淺色的眼睛凝視相冊的眼神是如此美麗和傷感。平時看起來高深莫測的姊夫抱著還未滿月的嬰兒,語氣的溫柔的說著他們小時候的事情。


他婉拒了留在英國的提議。


日子還很長,未來還不知道會怎麼樣,但想要奔向某個人的想法益發的清晰而強烈。


「我很想妳。」


芍藥打了個噴嚏。


「......果然還是太冷了吧。」

「換你感冒怎麼辦?」

「那妳就負起責任照顧我吧。」


羅倫斯脫下外套,披在芍藥肩上。幾許銀光閃過芍藥的眼前。

細細的銀鍊垂著一只戒指,滑過寬大的領口。


「那個是?」

「這個,你看過的吧。」


羅倫斯本來打算把鍊子收回領子裡,芍藥說了就乾脆解下來讓她看。

雖然遞是遞給她了,芍藥憑著微弱光線看不太清楚,端詳了好一會,最後還是放棄了。


「我以為是之前廠商送給我們的戒指......是嗎?」

「就是那個。」

「......嗯。」


芍藥不說話,點了點頭,低下頭摸了摸自己的手。

羅倫斯接過項鍊,不過沒有戴回去,只是握在手掌裡。


「現在戴著?」

「戒指?」


羅倫斯對芍藥伸出手。

芍藥不知道他為什麼問這個,還是把她的手覆上他的。


一瞬間,這個情景是如此熟悉。


「芍藥。」


羅倫斯輕輕地喚著她的名字。

其實語氣和平常一樣,但一對上視線,她就無法控制的臉紅心跳起來。


「妳不在的時候,我一直在想妳的事情。」

「我說了請和我交往,也很開心妳真的就這樣在我身邊......」


他把銀鍊上的那枚戒指遞給芍藥,戒上還留著他的體溫。


「比起已經打從心底接受了這戒指的妳,我應該還欠缺了什麼。」

「互許終生這件事,似乎總是由男方這邊提,但我需要跟妳借一點勇氣。」

「願意幫我把這枚戒指戴上嗎,芍藥。」


「......嗯!」


---每個人都抱著缺憾和傷口,或許不會有完全補足的一天,在人海茫茫中能遇到妳而未曾錯過,已是人生有幸。


---我也是這樣的喔。


他們握住彼此的手,微笑著、緊緊擁抱。


~Fin.


寫於2015.12.24


腳色人設

芍藥►茲米

羅倫斯►我

评论

© Sui訊號不良 | Powered by LOFTER